關燈
護眼
字體:

第021章 施壓

    她眼眸微紅,“頭,好暈。”

    剛喝水時她已經想起了之前發生什么事了。

    只是……

    她感覺到小腿處的疼痛,忙問:“媽,我的腿怎么了?不會,不會斷了吧?”

    “胡說什么呢!你的腿就是被樹枝扎到了,養養就能好了。”

    簡芷顏松了口氣:“那就好。”

    可能是頭暈得厲害,她眼皮很重,說著說著,又睡了過去。

    叫醫生來看過,確定她沒事之后,簡老爺子和簡母才放心了下來。

    現在也到了午餐時間,簡老爺子和簡母叫上郭默晚去吃飯了。

    而簡芷顏因為身上的傷口睡的不算特別熟,不知什么時候,她隱隱的感覺有一股壓人的氣勢充斥著整間病房,不過,她卻沒有聽到一點點的腳步聲,倒是靠近門口哪一邊的床沿凹了下來,似乎,坐著了一個人。

    隨后,她也感覺到了一個微涼的大手輕輕的在她的臉上撫摸著,有點癢,像是蟲子在她臉上攀爬一樣。

    她臉上本來傷痕就多,消過毒之后還是感覺癢癢的,睡著之后都忍不住的想伸手去抓,不過她因為手和臉上都包著紗布,她抓不到而已。

    現在,臉上冰涼的感覺弄得她有點不舒服,她擰起了眉心,睡夢中伸手去想抓住那個在她臉上亂爬的小蟲子,而這一抓,似乎抓住了一條非常大的觸感冰涼柔軟的大手。

    那大手一頓,似乎想動,可簡芷顏越發的覺得他的手冰冰涼涼的有點舒服,就抓住他的手在臉上輕輕的摩挲著,緩解臉上的癢癢的感覺。

    之后,那大手就不動了,任由她抓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似乎聽到有人說:“先生,時間差不多了。”

    之后,她沒有聽到有人回答。

    也不知過了多久,又聽到有人催:“先生,該走了。”

    沒有人應聲,不過,她感覺到她手里抓著的軟軟的從冰涼變得溫熱的手掌從她小手里想抽了出來,床沿又重新恢復了原貌,病房里那股懾人的氣勢也隨即消散。

    這一切,都在安靜中消失了。

    簡芷顏漸漸的熟睡了過去,也不知過了多久,慢慢的醒了過來。

    簡老爺子正坐在床沿,威風嚴厲了大半輩子的老人用慈愛的眼光凝視著著她,嘆氣:“丫頭,醒了?感覺好點了嗎?”

    “爺爺,是你?”

    她愣了下,剛才她好像聽到有人說話來著,可明明,是一個比較年輕的聲音啊。

    簡老爺子瞪了她一眼:“怎么?撞到腦袋連爺爺都不認識了?”

    簡芷顏覺得自己剛才是做夢了,也不想了,見到簡老爺子瞪她,她笑了,“哪有。”

    不過她剛動,頭又開始不舒服起來了,隨即擰起了眉頭。

    簡老爺子只好說:“好了,別亂動了,乖乖的躺著。”

    “知道了。”

    簡老爺子剛想說話,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簡老爺子看了下來電顯示,起身,走遠了些才接起了電話,也不知道那邊說了什么,他擰了眉頭:“我知道了,我會跟警察局那邊溝通一下的。”

    來電者正是汪雯雯的父親,汪雯雯他們被抓緊了警察局,他去保釋,結果警察局不給,汪雯雯的父親只好給簡老爺子打電話來懇求他了。

    說起來,簡老爺子其實并不知道是誰報的警,也不知道汪雯雯他們被抓走了。

    他也是到現在汪雯雯的父親打電話過來才知道的。

    簡芷顏既然已經確定了沒事,簡老爺子也不想將這件事鬧大,自然就答應了。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北京快乐8任选一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