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44章 你怎么會在這里?

    沈慎之的腳步踩在地毯上,沒有一點聲音,直接的過去簡芷顏那邊床上,俯身下來,輕輕的摸著她熟睡中依舊帶笑的臉龐。

    已經許久沒有得到充足休息的沈慎之此刻已經非常疲憊了,看到她睡夢中眉眼間竟然還飽含笑容,他無聲的笑了下,卻深沉的說:“你啊,就是得寸進尺。”

    他的聲音很輕,站在床尾的嚴胥都沒有聽到他在說什么。

    只是,嚴胥無奈的嘆氣。

    他不懂他家先生在搞什么,這么磨磨蹭蹭下去,他難道就不怕兩個女孩子忽然醒來,會嚇到人嗎?

    可能沈慎之還是知道這一點的,嚴胥剛這么想時,沈慎之忽然就連人帶被的抱起了簡芷顏,往外面走去。

    沈慎之他們來也匆匆,去也輕輕,絲毫沒有將熟睡中的林婉然驚醒。

    沈慎之抱著簡芷顏到了頂樓的總統套房,嚴胥幫沈慎之處理好了事情之后,才離開。

    沈慎之一路上風塵仆仆,連續坐了差不多30個小時的飛機,累得不輕,進去浴室洗漱,也洗了個澡之后,下面圍著一條浴巾就出來了。

    上了床,看著依舊還在熟睡中的簡芷顏,他瞇了眼眸,跨身,雙臂撐在她的兩身側,薄唇吻上了她翹著的唇瓣,輕輕的吻著,吸取著她唇間的甘甜。

    想起這些天他追著她跑的事,他臉色陰沉,由深入淺的吻逐漸變得強勢而霸道,帶著掠奪的肆意。

    將她抱了起來,似乎要融進血骨里一樣的緊緊的將她抱在了胸前。

    “唔——”

    簡芷顏被他吻得近乎窒息,在夢中不安的推拒著她。

    男人的呼吸越來越粗重,簡芷顏肺部的氧氣越來越稀薄,難受又愉悅的感受讓她從睡夢中漸漸的醒了過來,睜開了眼睛。

    可此時,她的腦子卻是一片空白的。

    睜開眼睛見到在自己眼前放大的俊臉,看著他吻她的神態,她愣了愣,還是沒有反應過來,以為自己在做夢。

    沈慎之知道她醒了,卻沒有聽到她說話,也睜開了眼眸。

    剛睜開眼眸,就看到她呆呆的看著他發呆,乖巧的任由他親著,吻著她的唇瓣。

    似乎知道她此刻是處于腦子一片空白,以為是在夢中的狀態,他頓了下,忽然咬了下她的唇。

    “唔!”

    簡芷顏吃痛,立刻吃痛的擰起了眉峰,也從呆滯中清醒過來,知道沈慎之忽然出現在她買年前這件事并不是夢。

    她美目圓瞪的看著眼前的在自己眼前放大的俊臉,“唔……你,你——”

    可是,她來不及說完,唇瓣又被深深的薄唇給深深的堵住了,她掙扎,卻根本掙扎不開。

    “唔——”

    她掙不開,腦子卻是清醒的。

    她想到了林婉然,頓時嚇的得不小心的咬了一下沈慎之的舌,力道重得血腥味立刻在兩人口中蔓延開來。

    沈慎之擰眉,卻并不生氣,聞到了血腥的味道他不知為何,眼眸驟然猩紅,更加深入,更加不容抗拒,更加瘋狂的吻著她。

    簡芷顏一邊推拒著他,一邊想了解身邊的情況。

    之后,她注意到這個房間比她和林婉然睡的房間要豪華得多,也只有一張豪華的kingsize的大床后,她就知道這里并不是她和林婉然睡的房間了。

    想到這,她就松了一口氣。

    至少,沈慎之并沒有在林婉然在的時候,還對她亂來。

    可是,她為什么會在這個房間里?沈慎之又是怎么知道她在這里的?他怎么會將她帶到這里來的?

    頃刻間,各種疑問盤旋在她的腦海。

    可她根本沒有時間去想這些,沈慎之已經不容她想這些的在她身上點火,在她還沒有準備好知識,忽然抱起她,坐在他的身上,強勢的要了她!

    “唔——”

    沒有做好準備,簡芷顏覺得有點疼,眼淚都快出來了,推不開他堅實的胸膛,她狠狠的咬了一口他的肩膀!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北京快乐8任选一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