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78章,越冬以眠149,申請書的事瞞著他?

    日后她就算是再愛物理,她對物理都會存在愧疚感和抵觸。

    因為她放棄過它。

    如果她選擇了物理,就算繼續和黎越鎧在一起,那她和黎越鎧遲早也都得出問題。

    因為物理和黎越鎧日后會成為一種因果關系的羈絆。

    ***

    時針安靜的擺動著,一轉眼間,到了晚上九點。

    董眠看著那篇文章,呆了三個小時。

    一直到一陣電話鈴聲打斷了她的思路。

    她看到來電顯示,忙接了起來,“越鎧。”

    “嗯,下樓來。”

    董眠一愣 ,“在我宿舍樓下?”

    “嗯,快點下來。”

    “ 哦。”

    董眠忙跑了下樓。

    黎越鎧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左右看了她幾眼,“心情不好?”

    她看上去像是不開心,可和那天晚上的不一樣。

    他擔心她又不開心,所以早早的就趕了回來。

    董眠點頭。

    黎越鎧正想開口,董眠肚子就咕嚕的叫了起來。

    黎越鎧:“……”

    董眠才想起自己竟然忘記吃晚飯了。

    她咬著唇,不敢看她。

    黎越鎧咬牙:“解釋!”

    他說她說得自己都覺得自己都煩了,所以這次便沒有提醒她,因為猜到了她心情可能不好,便不想煩她。

    可他一頓沒看牢,她就能忘記了。

    “我——”

    黎越鎧用力的戳著她的腦袋,“你啊你,你讓我說你什么好?”

    董眠任他戳,不敢頂嘴。

    所以,路人經過時都看到黎越鎧兇巴巴的戳著董眠的腦袋,董眠哼都不敢哼一聲,都覺得黎越鎧太兇了,脾氣想來也不會太好。

    黎越鎧可不管別人怎么想的。

    他嘆氣,捏著她的小臉,“走吧。”

    “嗯?”

    “ 去吃飯!”

    “我——”

    “ 嗯?”

    “ 我上樓去拿點東西。”

    “ 這么晚了,到了家里你也沒時間看書了,不用拿了。”

    “不是書,等一下。”

    他只能認了,“嗯,上去吧。”

    董眠快速的跑上樓,只是,看到那份申請書的時候,還是頓了頓,將申請書塞進了書包里,背著書包下樓。

    車上,他跟她商量,“這么晚了,不要要吃油膩的食物了,喝點粥,再吃點餃子填肚子?”

    “嗯。”

    她對吃的不挑,有的吃就好。

    “想什么呢?”

    上車之后,她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了。

    這幅樣子,和那天晚上不一樣。

    黎越鎧吃過飯了,再趕回來找她的時候還在酒席上應酬。

    所以,他并不餓,只是坐在一邊看著董眠吃。

    董眠沒什么胃口,多次想跟黎越鎧說話,卻一直沒有能說得出口。

    她那欲言又止的神情,根本不懂得掩飾,怎么能逃得開黎越鎧的法眼?

    不過,他什么都沒說。

    他在等,等她主動說。

    現在這么晚了,董眠吃了個半飽,就停了下來,和黎越鎧一起回去了公寓里。

    董眠磨磨蹭蹭的在沙發上坐下,眼睛盯著黎越鎧。

    黎越鎧覺得好笑,甚至有些哭笑不得,如她心里所想的在她的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她脫了鞋子,跪坐在沙發上,“越鎧……”

    “嗯。”

    黎越鎧輕聲應著,捏著遙控換臺。

    “ 我……我有事想跟你說。”

    “ 嗯?什么事?”他像是心不在焉的說。

    “我……”

    黎越鎧沒接話,眼睛也盯著電視機。

    董眠吞了吞唾液,“今天下午放學的時候,老師叫我去了她的辦公室——”

    “老師?男的女的?”

    “……”

    董眠:“女的。”

    “ 哦。”

    黎越鎧放心了。

    他還以為——

    咳!

    腦子里接下來想的東西,他沒有意思說出來。

    董眠卻不明白他為什么要這么問。

    她繼續說:“跟我說了很多著名的物理學家,然后給了我一份申請表。”

    “ 嗯。”

    黎越鎧以為董眠這句話還是漫長的開場白之中的一條,所以也沒什么反應。

    董眠咬著唇瓣,有些急了,她翻著書包,留學申請書翻找了出來,遞到了黎越鎧的面前,“就是這個。”

    黎越鎧的視線從電視里收了回來,象征性的瞥了眼,正要重新把視線放回去電視上,可在看到封面上的幾個大字時徹底頓住了,放下了遙控器,快速的奪過她手中的申請書看了眼。

    越看,他臉色越凝重。

    董眠的視線一直都沒有從黎越鎧的臉上挪開過,生怕自己錯過了黎越鎧臉上一絲一毫的情緒。

    所以,他知道黎越鎧不開心了。

    黎越鎧快速的瀏覽了下申請書的內容,抓住了重點后重重闔上,“出國留學?”

    他臉色淡淡,面無表情。

    董眠緊張的點頭。

    小手無意識的用力揪著自己的褲子,白皙的貝齒用力的咬住自己的唇瓣。

    兩人卻沉默了下來。

    “越……越鎧。”

    董眠越來越不安。

    “ 嗯。”

    好一會后。

    她又勉強的擠出了一句話來,“你……同意我去嗎?”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北京快乐8任选一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