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320章,越冬以眠403,野營

    第1320章,越冬以眠403,野營

    但他這次,似乎沒有阻止他們開玩笑的意思,他只是不參與罷了。

    思及此,石旗連水都咽不下去了,“這么說,是真的了?”

    黎越鎧盯著菜單,連頭也沒抬,“ 需要我把他們都請回來,跟你一一細說嗎?”

    石旗額頭冒汗,“ 哦……不,不需要。”

    楊輕在石旗他們三人之中最沉穩,他問:“ 你們是什么時候知道的?”

    黎越鎧無所謂道:“她八年前,我在去年。”

    包廂里,驟然安靜下來。

    石旗臉色尷尬,“這么說……她當年和你分手,就是因為你們……你們是兄妹?”

    “嗯。”

    石旗摸著鼻子,心有點虛。

    這么說,這么多年,他一直錯怪董眠了?

    “她要和覃竟敘結婚了,那你呢?小鎧,你和葉畫分手了,你怎么辦?”

    黎越鎧淡淡道:“什么怎么辦?”

    其他人面面相覷,最后楊輕說:“你知道我們在說什么。”

    有些事,沒發生在自己身上,永遠都無法感同身受。

    但,也能理解。

    盡管董眠是他妹妹,但她也是他愛的人,看著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自己卻連阻止都不能,祝福也做不到,還要看著他們倆在自己面前恩愛,這是怎么樣的一種痛苦,大概也就只有黎越鎧自己能體會了。

    黎越鎧笑了,“你們想太多了。我現在和她沒關系,她嫌我妨礙了她,她現在恨我恨得緊。而我呢,也不再愛她了,因為,她早就已經不是我想要的那個人了。”

    “什么意思?”

    黎越鎧表情不像是開玩笑,大家都給驚到了。

    別人可能不清楚黎越鎧對董眠的感情,但他們可是看著他們倆一路走來的,董眠離開了七年,他尚且還忘不了她,怎么可能短短的一兩個月時間,說不愛了,就不愛了呢?

    黎越鎧聳肩,懶洋洋道:“字面上的意思,我以為會很好理解的。”

    另外三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最后,也識時務,訕笑著點菜去了。

    畢竟,不管事情的過程是怎么樣的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黎越鎧能從里面走出來。

    當天下午,黎越鎧和石旗他們,商量了明天去外面野營的事。

    隨后,他接到了家里人的電話,問他什么時候回家。

    “有事嗎?”他問。

    “沒事,就是小鎧啊,你既然放假了,就回家多休息,別總出去外面喝酒。”

    黎越鎧頭疼的揉著眉心,“媽,我沒喝酒。”

    “……是,是嗎?”他和董眠也糾纏了好幾次,他每一次都沒能離開酒這種東西,倪舒還真的不放心。

    說到底,她也覺得黎越鎧糾結了這么多年都沒放棄,怎么忽然說放棄就放棄呢?

    這不正常。

    “準備跟朋友去野營,出去外面玩,如果你真的不放心,那一會我回家一趟,跟你們一起吃個飯?”

    “好啊好啊。”倪舒高興得不行,剛說完,她就頓了下,小聲道:“小眠現在不住家里了,你放心,你回家碰不到她的。”

    “她在不在家對我來說都沒差,我無所謂。”黎越鎧冷淡的說。

    倪舒訕笑,“那就好,我叫廚房的阿姨多做幾個你愛吃的菜,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早點回來。”

    “ 嗯。”

    黎越鎧回了家,三位長輩也高興,黎越鎧陪他們聊了挺久,沒提起過董眠。

    “我看小鎧這次,是真的放開了。”黎靳北高興的說。

    倪舒笑顏逐開,“是啊,小鎧他自己都承認了,錯不了了。”

    黎老爺子也舒展了眉頭,倪舒頓了下,“說起來,小鎧還有幾個月就30了,連個正經的女朋友都沒有,要不,我們幫他物色幾個,趁著他這次有空,讓他見一見?”

    黎靳北猶豫,“ 要不還是緩一緩?才過去沒多久,我擔心小鎧會排斥。”

    “我覺得應該打鐵趁熱,小鎧在家的時間不多,我們得好好的利用每一次機會。”

    黎老爺子笑著點頭,“小舒說得對。等小鎧回來,我們就跟他提一提,當然了,不是逼他,他愿不愿意去,得看他的意愿。”

    ***

    翌日。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北京快乐8任选一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