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71張,暮檐涼薄301

    下午下班后,沈慕檐就直接從研究所里回到了宿舍。

    宿舍里安安靜靜的,薄涼還沒回來。

    沈慕檐給薄涼打了個電話過去,薄涼很快就接了起來,“慕檐?怎么了?”

    “下班了嗎?”

    “還沒呢,現在還有點事要忙,我們一會再聊?”薄涼聲音挺急。

    “嗯。”

    隨后,沈慕檐掛了電話,拿了本書在客廳里坐著看,等薄涼的電話。

    半個小時過去了。

    沈慕檐看了下時間,又給薄涼打了個電話過去,薄涼這回一會后才接起來,“我忙好了,就在回來的路上。”

    “很累?”

    他聽得出來,她精神不是很好。

    “有點。”薄涼聲音帶著笑意,“但是感覺很充實,很爽。”

    沈慕檐唇角翹起了一抹弧度,“嗯”了一聲。

    “我現在在開車,一會再聊?”

    “嗯。”

    “等一下,”薄涼似乎想起了什么,“對了,你之前不是說今天晚上我們要一塊去超市買菜回家做的嗎?你現在在家嗎?”

    “嗯。”

    “那你到超市那邊等我一會?我估計十分鐘左右就到。”

    “不用了,我自己過去吧,你先回家休息一下。”

    沈慕檐沒想到她第一天上班就這么忙,這么累,他想她早點回家休息一下。

    “沒事,你等我啊。”

    薄涼沒給他反駁的機會,立刻掛了電話。

    當年下午,購物大廈的商場外面,路過的行人都能看的一位極其俊美的青年,身穿著整潔的白襯衫,西褲,安靜的矗立在一邊,似乎在等候著自己的戀人。

    青年不僅外表極其俊美,身材也挺拔高挑,約有一米九,氣質干凈如蘭。

    他等了好像有一會了,臉上卻沒有絲毫不耐,臉上一直平靜如斯,仿若周圍的吵鬧一點都不會影響到他。

    這么一位青年,惹得來往的女性頻頻駐足,回首觀望,想上前搭訕,又不敢,只好遠遠的看著,舍不得走。

    也不知等了多久。

    終于,青年的臉上揚起了一抹笑意,笑意很淡,卻很好看,猶如鮮花初綻。

    女性們看得有些癡了,這時,扶梯那邊走來了一位和青年年歲相當的漂亮女孩,笑著朝他跑來,青年收回了手機,也朝著那個女孩走去。

    在其他女性失落和妒忌中,薄涼心情很好,激動的撲到了他的懷里,“我沒想到從事務所那邊下班能塞車塞成那樣,你等很久了吧?對不起啊,早知道我就讓你不用等了。”

    現在天都快黑了,估計快七點了,他等了這么久,該餓了吧。

    不等他回答,她又說:“要不我們在附近吃點算了?”

    否則,等買好東西,再做好飯,也不知要多久了,她怕他撐不住。

    沈慕檐攬著她的腰,不著痕跡的在她的耳畔上吻了下,“很餓?”

    薄涼剛才停好車之后,是一路跑上來找他的,不但出了點汗,漂亮的臉頰也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粉色,

    她察覺到了沈慕檐的吻,渾身一震,不敢亂動了,這回耳根都紅了,抬眸瞪了他一眼,他恍若未見,已經放開了她,握住了她的手腕,往商場里走去,再度問了剛才薄涼沒回答他的那個問題。

    “很餓了?”

    “我?”薄涼半響才反應過來,“我不餓啊,就怕你餓。”

    “想吃什么?”

    他徑直拉著她往肉食蔬菜區域走去。

    “我都可以啊,我有不挑食。”

    “想喝什么湯?”

    沈慕檐在看貨架上擺著的骨頭和肉類。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北京快乐8任选一技巧